一次意外的咨询

Responsive image 顾问麦
2019-07-22 00:14
348
0

这次咨询的案子是森哥介绍的 森哥是一个设计师 爱养乌龟 祖上是武状元 所以他给人的感觉吧 就是骨骼轻奇 一挥手就能带出点功夫 业余时间也替周围的朋友看看八字 总之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所以虽然一开始他要介绍这个案子给我的时候 我是有点犹豫的 因为对方是一个设计师 我和设计师打交道的次数并不少很多 怕给不到太多的帮助 但是 森哥让我别把自己限定的太死 思考了3秒之后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所以我决定去了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 我也是被他看过八字的 莫不敢从

暂且称今天的主人公叫J吧 见面之前我看了下履历 大概了解了下她的职业路径 心理也算有了点谱 我们约在徐家汇的一个馆子 边吃边聊

从见到J 到我们开始谈话的几分钟内 我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 J确实是遇到了不少问题 而且比较着急 我耐心的听她讲完 最后的得到了一个初步的结论: J正纠结于 是继续工作还是创业 一方面 感觉她继续工作有点不甘心 而且她对钱的需求会有一些 打工也许满足不了 另一方面 对创业有一些想法 但是又有点瞻前顾后 怕失败

老实说不管是走哪一条 对她而言难度都比较大 点完菜 我们便从“打工”这条线开始聊起了

因为工作经验有点多 我逐一问了她每次看机会的动机和离职理由 希望理清一下她的职业线 结果 除了第一次是她自己主动作出的选择 接下去每次求职都是因为外部条件的影响 朋友邀请、诱人的薪水 而且在言语之中 也传递出一种金本位的思想 不仅仅会用金钱去衡量一个机会的好坏 而且也会用金钱去评定周围的人 并以此作为是否结识的准则

那会我心理默默打起了鼓 人的价值观一旦形成之后 往往是根深蒂固的了 如果我坚持在 金钱是否应该是考虑机会的第一个要素 和她进行讨论 可能三天三夜都讨论不完 我的角色在这个场合 也绝不应该是一个辩论手

当我开始尝试把她往兴趣点开始引导的时候 发现阻力非常之大 而且当我感觉话题要被拉向“怎样才能挣更多的钱”这个方向的时候 我很直接的和J说 如果我知道怎么做才能挣更多的钱 那我可能早就去做了

听完我这么说 J思考了一会 可能她也感觉到了如果再这么下去 这场谈话可能就会走到死胡同 然后J也坦白的告诉我 为什么她把金钱看的那么重

在生二胎的时候 生了双胞胎 这让她的经济压力一下子大了很多 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她从小就是生活在一个被打压的家庭环境中 不管自己做的多好 也很难得到父母的表扬 而且J的父母就是用的金本位的思想在看这个世界 所以久而久之 让她也被父母的价值观深深的感染

所以导致她虽然工作了也已经快10年 但是感觉她并不是特别认可自己所从事的这个职业 再加上家里的原因 使得她的注意力已经从职业本身 完完全全转移到了对收入的强烈需求之上了 并且她也多次提到 她很在意别人对她的认可 最终结合她的家庭环境 便不难揣测 对于她而言 拥有更多的收入 便在父母这边有一席之地 便可最终获得认可

我没有点石成金的办法 所以不能告诉她怎么做才能挣更多的钱

我也不是学心理学的 也没有办法去帮助她如何更好的和自己的父母进行对话 进而获得更人格的独立 从而拥有相对健康的职场观和价值观

我推荐了一本《为何家会伤人》给她 还特意嘱咐她 这书可千万不能给父母看到 毕竟这标题不是很讨喜 但是读完这本书 我们会明白一个道理 有时候 家并不一定是一个温暖的港湾 而对于一些人而言 家可能伤人更甚 就像J所处的家庭环境那样

我们聊的越久 我越确信 比起我给她一些关于工作方面的建议 她更应该把精力放在思考自己的家庭关系上面 毕竟这已经影响到了她对于工作和职业的判断

其实很早之前 我就非常反对一些顾问只是拿着一个简历 去告诉对方你应该怎么做 你应该怎么走 因为我觉得每个人经历的生长环境和家庭环境都大相径庭 如果抽离他们的背景 只给到工作上那些看似科学的建议 其实还挺反人类的

最后走的时候 我有问J 今天聊完 是否对你有所帮助 她说帮助肯定是有的 但是她现在也确实还没有想法下一步要怎么走 而且观念方面一时半会肯定也是改不过来的

改变很难的 也很痛苦 尤其是对于一个成年人 但是 难道人不应该都是他自己命运的主人么? 不是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