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会友记

Responsive image 顾问麦
2019-10-29 19:05
177
0

S是我认识2年的朋友

2年前她曾经应征过我推荐的公司

最后成功拿到了那公司的offer

不过因为杭州某厂的召唤

S还是选择离开上海去杭州工作

 

这些年虽然没有再见面

但是时不时的也会在微信聊上几句

其实和之前大多数认识的候选人都是在这种状态

平时话不多

想到的时候聊上几句

足矣

 

最近S过的有点艰难

甚至已经开始怀疑人生

尽管之前也从许多人嘴里听到了一些事实

但是我还是很好奇在她身上

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上周五晚上聊了几句之后

我的好奇心愈发强烈了

于是便马上买了去杭州的高铁票

想一探其这些年的心路历程

 

到杭已经是5点

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有点美

 

那天正好厂里有公益活动在举办

活动完之后还有一场音乐会

于是我也就先过去听了一会

现成有点high

气氛有点燥

听了一会竟然也觉得身子暖和了不少

 

正儿八经的聊天是在酒吧开始的

S还捎上了一个朋友

一起吐吐槽

 

“我就觉得我现在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价值”

刚坐下S就甩出这么一句

说实话我还没酝酿好情绪了

这句话之前在我们微信聊天的时候

也提到过几次

当时讲到的是经常感觉花力气做了一些项目

最后都没有什么用

但是人搞的很疲惫

 

既然今天又提了

我就详细问了下她现在的部门在整个集团里面所处的地位

听起来

集团对于这个部门还是比较重视的

但是问题在于

这也是个比较新的部门

真正懂这块业务的人并不多

所以听起来就是

不怎么懂业务的老大

带着一群有干劲的小弟在勇猛闯天涯

但是闯着了一阵子

发现一只没有找到特别好的目标

小弟S也有点疲了

所以就开始丧失了动力

 

所以我问S觉得没有价值

是不是也有

因为付出了很多但是没有得到应有的奖赏这一层的因素在?

 

S摇摇头表示并不是

接着她举了一个其他部门的例子

那个部门做了一个在她看来感觉没有太多价值的产品拿了高绩效

她表示非常不可思议

为什么这个产品也可以拿高绩效?

 

听到这我才突然有点明白了

原来S的痛苦

是在于她个人所追求的价值

和企业所认定的价值已经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了

 

我和S说

这其实已经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了

你应该开始考虑下继续在这边待下去的价值了

 

这个时候S的同事小O开始说话了

相比S的苦大仇深

小O看起来更容易获得快乐

在小O看来

工作也并不是全部

虽然她前阵子因为加班过度劳累直接去医院休了2个月

但是回来以后还是元气满满的

只是她也在重新思考自己和这份工作的关系了

 

“我现在除了忙完手头的事,就是尽可能的摄取一些公司的学习资源”

说这话的时候小O的眼里还透露着一些自豪

然后她很兴致勃勃的和我们分享了

如何在对工作失去信仰的前提下

还能尽可能在公司获得学习和成长机会的心得

 

大致听下来

公司的学习资源还是非常多的

而且这也是小O目前还能坚持在这边工作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但是看起来

S貌似对这些学习资源的兴趣度也不是特别大

 

“我想换工作,想做一个不和码农接触的工作”

如果这是S的发自内心的呐喊

那我真的得开始怀疑S对这个职业已经丧失了信仰了

虽然起初我只是觉得她对于目前的工作状况不满意

 

可是不对啊

之前聊天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

S在上一家单位工作的时候还是很嗨皮的

怎么现在做着就开始怀疑人生了呢?

 

此时此刻

我突然想到一个点

因为S之前是在外企工作

不管是从人文环境还是自由度来说

都会比这边高出不少

就好比

一个已经习惯于自由奔跑的少年

你突然让他开始按着跑道日复一日的跑

短期可能没什么问题

但是时间久了

必然会出现两种状况

要么是他开始习惯于这根新的赛道

要么是他坚持了很久但还是觉得不适合这里

 

S已经在这边工作了2年了

显然其情况属于后者

 

然后话题又转到了公益

S说自己最近接触了一些公益项目

觉得这个事情更有“价值”

S三番五次的提到价值

更让我坚信S的困境并不是在于其对这份职业本身的价值不认可

而是这份职业并没有最好的和她内心所锚定的价值联系起来

 

正好我也认识几个朋友是做公益的

我把那2朋友也推荐给了S

有的时候真觉得我这职业就跟机器猫的口袋似的haha

在我看来

迷茫的时候去尝试一些不同的可能性未必不是一件坏事

但是我也和S说了

谋定而后动

我之前接触过一些NGO

国内的业务开展其实因为一些特定原因

非常之艰难

 

那天三个人聊的很晚

出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了

通常刚聊完的时候

我会回去先思考一下

然后再结合聊天的内容

写成报告给到对方

不过人到中年

熬个夜确实有点够呛 

报告也是隔天才给到对方的

 

 

同时在回来的路上我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只是通过网络的方式和对方沟通

对于判断人和感知人还是完全不够的

更别提仅仅凭着一份简历

就像这次

如果没有见面聊

我是完全不可能了解S提到的价值

和我理解的价值还是存在偏差的

 

所以这可能也是此次杭州之行

给我最大的启发吧

路漫漫其修远兮

要学的

要体验的东西

还有很多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