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度总结&2020年的展望

Responsive image 顾问麦
2020-01-04 13:13
288
0

有诗云:
寥寥数语忆过往
悬悬而望盼今朝

都说19年都会是接下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从经济学的角度我是赞同的
但是从个人的角度我又是不赞同的
我觉得我的19年过的还是很精彩的哇
就从事业和生活两方面来回顾吧

事业
从上家公司离开后便不假思索注册了自己的公司
其实很早就有想法但是总觉得时机不对
这次算是给命运推了一把
终于是给想法按上脚

但注册完公司后的这段日子我也经历了两阶段
第一阶段还是原来的猎头业务
但是完全是按自己的想法来做
1:完全依赖互联网
2:避免直接电话沟通

在之前工作的时候我只是少量的采用
却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就像一个习武之人
意外发现了许多奇招异式
私下和别人切磋的时候发现也挺管用
但是
当自己雄心勃勃打算自立门派
并将这些功夫发扬光大的时候
却被现实冷冷的敲了好几下大棒子

然后几经周折
在11月的时候换了方向
淡化猎头业务
全力做面向个人的咨询业务
11月产品正式上线的第一天就迎来了第一位朋友
可达鸭君
对此我想说
我爱你

到12月份的时候就感觉有点惨淡了
毕竟我的咨询业务很重的一块是职业方面的咨询
而大环境又是如此冷清
只在圣诞那会儿来了一位需要朋友
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次的咨询意义重大
因为他的出现证明了我在12月份的某个尝试有了效果 Yes
我的方法是可行的
谢谢你
欢欢
我也爱你

然后在临近年关的
把一个无人问津的业务给砍了
并为接下去的重点业务的突破做好了打算

其实这段日子并不好过
有过急性焦虑
也有过间歇性焦虑
那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这就不得不提下我的生活是如何教会了我一些东西

生活
我觉得生活给我带来的好运
发生在10月份
当月
相处了有些日子的女朋友提了分手
这对我的打击有点大
我自诩还是一个比较容易快乐的人
但是这次分手让我不快乐了1个多月
真的是漫长啊

但偏偏我既理性
又自带鸡汤及勺子
所以复盘了之后
引用辛波斯卡的那首《幸福的爱情》里的一句诗就是:
不靠真爱也能生出天使般纯真的孩童。
它绝不可能长久地住在这颗星球上,
因为它鲜少到访。
就让那些从未找到幸福爱情的人
不断去说世上没有这种东西。
这信念会让他们
活得较轻松死得较无憾。

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那是真爱
毕竟信不信是我的事
雨女无瓜

自那以后我便开始了新的生活安排
一位精通八字的朋友说我命中缺水
于是我搬去了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区
我很喜欢小区边上的那条河
常常喜欢带着一些问题在河边走两步
多数情况下走完回到住所
问题已经解决了一大半
而如果回到家发现问题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那我也会去反思问题本身是否存在问题
也就是在这段历史时间内
我做出了业务转变的决定

我又开始重新拿起画笔素描
在一次偶然间我在木心的一篇文章中看到福楼拜的一句话:
他说
艺术广大至极
足以占据一个人
被艺术占据是什么感觉呢?
我好奇
于是觉得我需要体验下
人生嘛
总不能repeat自己
不然无趣呢

于是我早上两幅
晚上睡前两幅的创作着
我很快乐

我认识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
她每天晚上都会念诗
于是我也开始朗诵诗歌
念了几天才发现
诗歌好像确实不是用来看的
而是用来朗诵的
在某个当下我甚至觉得我之前看的那些伟大的作品
《飞鸟集》
《吉檀迦利》
都白看了
我想我需要重新拾起来

我开始把静坐列为每日任务
之前有过一些观呼吸、冥想的基础
所以对我而言并不是特别困难
唯一还需要克服的就是盘腿
我的腿
又短
又粗
盘腿于我而言很困难
所以还在慢慢习惯中

我有把静坐介绍给周围的朋友
有一位程序员小哥
我没有见过他
但是过往聊天的时候
我可以感觉到他整个人的躁动
于是我就把一些静坐的一些基础要领给他介绍了一番
没想到他坐了两天就有了效果
和我说好像变冷静了
一些负能量也开始消散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还是很高兴的
进而也获得了喜悦
因为我可以看到他在变好
我看到了成长

我阅读了很多书
正式记录的有66本
但是实际应该会比66更多一些
可能是69本
反正我也记不清了
但是我也知道学来的东西
如果不致知于行
那也是白学
所以我敢断定
真正学到的东西还是少数
平时和朋友聊天
我也会有意无意的实践下
不过总的来说
阅读本身就已经是快乐了

我写了不少博文
可写作向来也不是我的强项
所以写到今天
我还没有收到赞赏
所以我要继续努力
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
因为我相信
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
期待熟能生巧
期待量变引起质变
期待不要停歇

再说说对2020年的期望吧
其实昨天已经定了一些目标
我把他们都写在了纸上
贴在了门后面
如此一来我每次开门都可以看到了
李昌镐写了本书叫《不得贪胜》
所以我也不敢奢求太多
毕竟生活已经给了我很多了
我还是觉得挺富足的
就好好活着
然后希望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吧

退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