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程序员到上市公司VP,来自淘米侠的分享

Responsive image 顾问麦
2020-03-15 22:52
326
0

前言:
2019年末,有感于越来越多的程序员,或者正在经历迷茫,或者正处于对转行的恐惧中,于是我便想做一个关于程序员转行、职业生涯变迁的系列采访,我在公众号发了这么一篇文章之后。本篇采访的主人公淘米侠看到之后便主动请缨,想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给大家听。

淘米侠,38岁,工程师入行,现担任某集团公司产研vp,职业经历一波三折,有用一年不到的时间从总监升到总经理的得意之时,也有被上市公司狠狠的坑了一把的至暗时刻,不同的职业阶段给他带去了怎样的思考?他踩过的坑对后来的人又会有什么启发?来听听他的故事吧

顾问麦(以下简称,麦):您是如何进入计算机行业的?
淘米侠(以下简称,淘):我读小学的时候,学校开设计算机课,让我一下子对计算机感兴趣起来,以至于后来高考填唯一志愿就计算机专业。大学期间我也把精力几乎都放在编程上,所以毕业后就顺其自然的成为了一名码农。

麦:初入职场,有什么让你印象比较深刻的事?
淘:我在微软工作的时候,有一位在微软工作了20年的同事对我的帮助极大,他不仅会review我的代码,还会教我如何正确的写好代码;我不懂设计模式,他便要求我去把《设计模式》背下来,正是这段经历帮我打下很好的基础,让我懂得保持良好的工程师习惯和持续学习的重要性。

麦:您从钻研技术到思考用户和产品,这个转变是如何发生的?每次进入新的角色是怎么适应的?
淘:有两个人对我的影响很大,一个是淘米网络某热门产品的产品总监,我们经常会碰撞一些商业思考,而且我们一起创业过,有机会一起摸索。他带给我最多的是商业思考,如产品交付价值、商业模式、社会效益等,而且我们一起创业过去做一些落地实践和模式推演。这个推演的过程就是很好的学习过程。还有一位是我的BOSS,他的理念是 YOLO,如果你觉得这个事情是对的就去做。至于新岗位新角色的适应,一方面多向行业内的资深人士请教。另一方面实践调查所处公司行业的头部企业,他们的模式,把结构化的内容梳理出来,接着去研究如何规划,如何实施,主路径是什么,如何分解,并在推演过程中去观察每一步可能缺什么资源,如何去获得,后再小化的去验证市场的反馈。

麦:从工程师成长为高管,您认为有哪几次跨越比较重要?
淘:第一次发生在我从工程师向管理转型的时候,公司派我带40位同事出差,驻地开发,因为条件艰苦,中途不断有人离职,最后回来的时候就剩下了5个人。当时有同事建议我去问公司协调资源。我拒绝了,因为这么做对于公司的其他项目团队势必也会造成影响,通过团队硬扛把这个项目交付了。因为这个事情自然而然的在日后被公司提升为部门经理。我很庆幸当时一些比较正确的决定,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管理。 第二次是我开始学会换位思考,有一回我在异地出差,晚上接到一个陌生客户的来电,对方因为我们之前做的一个行业标杆项目而找到我,希望我第二天就可以飞过去帮忙解决他们的技术问题。接到电话时我还以为是骗子(笑),当晚便协调了相关资源,第二天飞了过去。到现场我们发现设备埋在雪里都损坏了,于是我们就在冰天雪地里帮他们安装、调试,累了就直接裹着军大衣睡在战壕里。事后知道他们是在为军演做准备。后因演习顺利成功,我们的工作负责的态度得到了中央领导的肯定和表扬,从而达成了和客户的长期战略合作。
麦:升职会不会太快了?
淘:是的,因为中层的工作重点是承上启下、落实执行。高层思考的维度更广,行业方向、公司经营等,所以我在干中层的经验我还需要加强。不过好处也有,我之后的工作机会都是管理岗。用四个字总结一下这两次大的跨越:换位思考。作为团队的一份子多为公司做一点贡献没有坏处,从团队层面上来说,你确实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精力。但你的影响力会慢慢上升,对团队的作用会凸显的越来越重要。即所谓核心,就是围绕你建队。

麦:经历过如此多的角色,您觉得是角色带来思想变化,还是思想带来角色变化?
淘:角色变化决定思想变化。之前领导说我基础不好,于是我花了2年的业余时间坚持学习早上3点。 我的技术储备也都是在这 2 年的时间打下的基础,当时还准备写一本书,但是因为太忙了,编辑每天盯着我改,实在跟不上编辑的要求,后来就没出版(笑)。不过这段经历对我跃升还是很有帮助,让我学会去思考顶层设计,在视野方面的我也得到了很多拓展,所以渐渐的,我的想法就开始突破技术了。
麦:所以当您学会一些顶层设计之后,你会更宏观的去思考怎么利用技术把工作更好的完成,而不是迷信技术。
淘:重要的是投入产出比,你的技术投入有多少产出?待遇是否有提升?你月薪一万做出一万八的贡献,当老板发你两万工资的时候,他一定是会希望你拿出三万的贡献的。公司在涨薪时候,还是会看你的实际工作表现的。
麦:也有人觉得,我拿一万的薪水就应该干一万的活
淘:这么做等于是把自己放在公司的对立面了。公司有发展,你才有前途。

麦:您刚提到写书,写书对职业生涯是否有加持?
淘:不一定。我原来的团队有不少写书的人,但是技术水平千差万别。我认识个朋友,因为写了本关于 Spring 的书拿到了去大厂的 offer,但是后来好几次换工作都做不满一年,为什么呢?因为那本书里很多内容是他所在团队的,他只是整理了下再开源、出书。我相信一些企业聘请他也是看到了他的书,但正所谓:如果没有这个金刚钻,就别去揽瓷器活,时间久了自然会露馅的。
麦:但有些人手上确实有两把刷子的。
淘:是的,但写了书也不一定就是大牛。我之前想挖一个写了书的朋友,他薪资要double,可我以用人单位的角度考虑就会有一些问题。
麦:他是否陷入了一种自我成功的幻觉之中?
淘:有可能。写书会提高你的知名度、社区影响力、个人品牌价值。如果你不善于语言表达,你可以让你的作品替你发声。但企业只关心你是否能帮他解决问题,为你解决问题的能力买单。况且,写书也只代表了你的过往战绩,并不代表你的未来成就。

麦:您每次换工作,都会从哪些维度去评估一个机会?
淘:年轻的时候看待遇,后来看行业。不过从大公司出来后有几次是创业
麦:为什么选择创业呢?
淘:2015年所在公司在A股上市,我决定要辞职去创业。为什么?天天和你的同事,身价都过亿了,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就不一样了(笑)。临走前BOSS用股权激励挽留我也被我拒绝了。一方面,这些钱对我的生活不会发生本质上的改变, 人生的黄金时段就这点时间,我还想闯一闯。创业这几年我跨了六个行业进行试错,总的来说有好有坏,好处是让我在C端和B端都累积经验,能和不同领域的人聊,坏处也很明显,突然感觉自己和技术不太能聊了。
麦:您本身就是技术出身怎么和他们难聊?
淘:因为技术只有会或者不会。比如我会问求职者,你觉得某个技术牛逼,那你为什么用这个,你给公司带去了什么收益?很少有人真正会去思考这些,所以有时候挺难聊的。

麦:您觉得在大公司做管理和创业公司做管理,区别大吗?
淘:我认为一些特定的管理方式只有在特定的文化中才能生存。许多创业公司都会吸收一些大厂出来的人,顺带把大厂的企业文化、管理方式照搬,但很少有能行的通的。
麦:没有大厂的命,却得了大厂的病。
淘:这是一方面,另外我加入过不少创业公司,有些高管背景看起来很光鲜亮丽,但他们是想创业,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这是需要去辨别的。假如你是核心,公司一定不会舍得放你走的,所以如果有求职者遇到这样的公司,最好去查一下他们的背景。另外,即使他们来自大厂,可他们是否真正懂得企业经营呢?

麦:您有过焦虑么?
淘:有,有些岗位明明挺合适,但最终还是会因为年纪大被排除。我能理解,我也喜欢招90后,35岁以后的,除非他在某个领域是专精的我会招。但多数人在35岁以后思维都变得固化。原来团队里有比我大10岁的,他们不仅会抗拒新生事物,而且也不愿意接触,更别提改变自己,如果公司裁员首先就会轮到他们。
麦:我接触过一些工程师,因为公司要切换技术栈所以不得不换工作,这是否也是因为不拥抱变化导致的?
淘:不一定,他们或者是被公司干掉的,或者是被leader干掉的。有个前辈和我说过,有大厂就是通过更换技术栈进行人员淘汰。如果不这么做,比如推TDD,企业能效提高的目的就达不成。只有换技术栈,才能进行洗牌。如果你不改变,你只能离开。

麦:您如何看待996的?
淘:996很辛苦,但工程师更应该学习如何偷懒:如何设计工具以提升效率,不然工作永远是重复且机械的。市面上很多公司都处在一种低效加班-更低效的恶性循环中。
麦:怎么破这个圈?
淘:做事之前先思考。许多人都是被动等待领导提要求。而正因为领导一直要求,导致员工就更懒得去思考。我建议两步走: 首先,第一份工作很重要,这关系到工程师习惯的养成,不过这个习惯是可以被训练的。其次,持续学习:学习方法论,项目管理论等,并用到实际的工作中去,比如《持续交付》,《二阶段理论》,TH的敏捷精益方法论等等。等修炼到了一定的level,机会自然会来找上门来。
麦:我想到了一句话,不要花时间去追一匹马,把时间用在养一片草原上
淘:是的,这样的人在市面上是很抢手的。

麦:哪次换工作你觉得是比较失败的?
淘:我们工程师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不在纸面上签下的内容默认不存在。就是刚刚谈到的上海西部的这家创业板公司,我当时入职,HR以因为我的薪资远远高于他们的薪酬体系,所以他们希望我降薪 60%入职, 同时承诺年终补我 5 个月,来拉平薪资,所以我接了 offer。可是到年底我却被因为事业群绩效不达标为由没有拿到Bonus。挺坑的。
我:所以您觉得谈offer的时候应该慎重对待年终?
淘:是。其实我入职公司没多久就觉得不对劲了,我是以技术副总裁的身份入职,一个月后因为公司需要攻单,我转到销售副总。再后来直接把我的职位撤了,又把我降到了总监,而我原来的下级变成了我的同级,导致很多工作都没法展开。所以大家在公司里奉献的同时也要争取回报。薪酬、行政、晋升体系往往比较混乱的,一般这样的企业不会很持久。

我:迄今为止,您还有什么遗憾么?
淘:比如2B的一些行业,非产品导向。产品做的比竞品做的再好,我们一样没机会。这个需要时间去慢慢改变。
我:就跟我们看国足踢球一样,感觉自己上都比他们强,但是我们没机会上。
淘:是

后记:淘米侠并没有含着金钥匙出生,同样也经历了和我们当中许多人一样的焦虑和失败,可是努力、敬业,和不惧失败的勇气从来没有在他身上逝去,由衷希望他在新的岗位上做出新的成绩。

注:所有文章均同步于公众号:顾问之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