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招聘往事-回忆C先生的百万offer之路

Responsive image 顾问麦
2020-04-21 13:57
107
0

命运是一个不张扬的魔术师
总会不经意间给你露个两手

初识
3年前我找到C先生的时候
他还在北京
刚离职

我问他上海的机会要不要看?
一家前50强公司的信息部总监的岗位
“可以聊聊”
虽然他说的很随意
可我毕竟还是收获一个推荐报告
至于结果
那会儿我是不抱希望的:

人在北京
老婆孩子都在身边
岗位在上海
抬头看起来也没怎么升
撮合到一块的概率比较低

可毕竟C先生双一流毕业
名厂工作经验
简历毫不意外地通过了筛选
并在3天内就安排了初试

“聊完了,感觉一般”
初试结束后C先生第一时间回复了我
“怎么一般了”
我问他

“那个面试官水平还不如我”
他顿了顿
“据说还是个副总”
我略微感到一丝尴尬
但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才好
看起来缘分就此到头了

“本来我也没有太期待”
互道告别之后
我稍稍自我安慰了一下

第二天同事R告知了我预料之内的结果
并让我再帮忙物色下新的人选
就这样结束了么?
我是不是还能做点啥?

于是我决定把C先生说的话转告R
同时也表达了我个人对这个面试结果的观点:
“我也觉得,C先生过去当面试官的领导还差不多”

其实我也无法判断C先生的真实水平究竟怎样
他那么讲
或许只是因为他好面子
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吧
这种情况屡见不鲜

可万一C先生说的是真的呢?
赌一把吧
就这么结束
总觉得有点不甘心

R见我说的那么惟妙惟肖
态度也有所转变
说会和企业那边沟通下

转折
子弹飞了好一会儿
三天后R才带来消息
亏得个好消息

R说这个岗位面了大半年
从未有人如此评价过面试官的水平
所以C先生的话反而引起了企业高层的重视
考虑到总经理的职位
也就是面试官的上级职位也已经空缺了一年了
所以公司决定让C先生试一试

听着电话那头R那有点兴奋的声音
我也深受鼓舞
总经理哎
这应该能给很多钱吧

C先生收到消息后
爽快的表示可以继续聊下去
而我也察觉出了C先生语气中的一丝小小的期待

休息一下
安排完第二轮复试之后
我便去休我那3天的小年假了
买了去济州岛的机票
早年跟着游轮去过一回
可终归没有太多自由度
以至于
总有一些让我神往却又零落的画面
想回忆却又让我回忆不得
所以这回打算好好看一看

落地的第二天
我正坐在海边发呆
海的那一头
C先生告诉我第二轮面试结束了
聊下来双方都挺满意的

“所以这是要见创始人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到
“是的”

得到他肯定的答复之后
我痴痴的望着海平面
心底缓缓的升起了
一丝暗爽

明明刚开始就不合适了
明明面试官还被C先生嫌弃了
怎么就要见创始人了呢?
万一创始人看着他欢喜
万一一拍即合

当晚我特意选了一个海边的小餐馆
点了个活章鱼
整了点白的
庆祝C先生的晋级
章鱼的寓意:
发财

众矢之的
回到办公室 领导们问起我C先生的进度
我也只能用“前途未卜”回应他们
虽然大伙儿都在喊加油
可我也能感觉到他们也和我一样
并不是特别看好结果
毕竟岗位空缺了近1年
毕竟
我也就联系了C先生一个人

不过相比结果
我更感兴趣的是C先生态度的变化:
从起初的随便看看
到他得知要面总经理一职所流露出来的期待
和他和见过创始人之后
竟然也有些兴奋的和我说
创始人看他的眼神就好像希望他明天可以入职一样

C先生还真是藏的挺好的

和创始人聊完后
我问了C先生一个问题:
“面对一个完全不懂技术的门外汉
您是怎样说服对方您就是合适的人?”
C先生这么回答我:
“如果你不能用浅白的话把你领域内掌握的东西讲给别人听
那只能说明你理解&掌握的不够深”

我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
细品下来好像又有点道理

随即我便开始询问C先生对薪酬的期望
谈钱这事儿毕竟敏感
C先生收敛了情绪
变得谨慎起来
先是问我企业的薪资架构
接着问我企业的谈薪风格
是一口价
还是会打压求职者的期望
当我告诉C先生是后者之后
他考虑了一晚上
直到第二天才让我报140W上去
听到这个数字我稍微楞了下
这比他当前可涨了近80%了
可C先生和我说
“你相信我,就这么来”

“他有他自己的理由吧”
虽然我这么嘀咕着
可当我把消息告诉的R的时候
诸位的反应还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R炸了
R的领导炸了
我的领导炸了
公司老板炸了
企业方也炸了

他们认为C先生在开玩笑
而我在乱来
觉得我压根都不会去“管理”C先生的预期

“可是你们都不了解C先生啊
他都让我相信他了
我总得相信他吧”
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而且“管理“预期什么的
说实话我是很反感的
其实越到后面
我越反感所谓的“技术”
为什么人和人的沟通就不能基于本真呢?”

面对质疑
我选择沉默
可我还是把这些情况和C先生说了
“我相信您
但是我现在的压力也确实挺大的”
我希望他能明白:
“现在咱俩是在一条船上的”

C先生是聪明人
让我不要太在意公司同事和领导的反应
说站在猎头公司的角度
肯定是希望这个事情成的概率越大越好
而企业的反应在C先生看来也是意料之内
毕竟还没有正式交锋
就跟两个拳击手上台打擂台之前
双方需要互相喊话一样
场面话而已
并且C先生根据
企业没有直接拒绝他的报价这一点来判断
谈判还是可以继续的
所以
他让我继续选择相信他

坦白说
这回我已经有点底气不足了
可放眼望去我也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了
整个公司
也就只有一个同事觉得这事儿可能还有点希望

有人挺的感觉还挺不错的
我对自己说
那就继续相信他吧

交锋
薪资谈判会有企业的招聘经理J和J的领导分别参与进来
C先生和J沟通的具体细节我已记不得太清
结果是
C先生让了5万

企业还是不满意的
J的领导颇有怨言
认为C先生缺乏诚意

R又让我去做C先生的思想工作
我拒绝了R
这还不够
我开始做起了R的思想工作:
“挺我一下好不好?看在同事一场的面子上”
“我挺你个鬼”

我把J领导的态度转达给了C先生
C先生回我:
“知道了”

不得不承认
某些时刻无力感会从四面八方向我涌来
看似站在天平的中间我
施一点力就可以影响双方的平衡
可是这力加到哪里最合适
后果会怎样?
我不得而知
如果整件事情早已在注定了的轨迹在发展
那我的干预会不会起到反效果?

挣扎了几日之后
我断了想做了点什么的念头
无为而为
也是作为

C先生的心思
C先生和人事总谈判的那天
我无心工作并且忐忑
直到接到电话那一刻
心才算是完全放下

“没问题了,谈妥了”
“135W?”
“120W”
“恩。。。你们怎么谈的”

直到此时
C先生才把他的想法完完全全的我分享了一下:
“其实100W我也愿意接这个offer
因为机会确实还不错
可总觉得换个城市涨的不多对不起自己和家里人
所以给自己设了个110W的预期
我一开始没有跟你透露我的底线
是因为我无法确定你是否是站在我这边的
而我和你反复确认他们的谈判风格
以及和什么人谈
就是为了确定该采取怎样的出价策略;

第一轮和招聘经理谈,我让了5W
这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
让对方觉得我是愿意往下谈的
可我没有让很多的原因
一方面是对方的层级并不高
只是个经理
如果这一轮让太多那接下去和他领导谈就不太容易了
另一方面
假如一开始就妥协太多
他们会对我的整体报价产生怀疑
所以5W在我看来最合适

后来你告诉我
J的领导对我让了5w这个举动并不满意
我开始纠结了
原本我是打算在第二轮再让个10W
但我心里其实一直是打鼓的
为此我有几天都没睡好觉
甚至在谈判前一天还一度做了噩梦
梦见自己拿着刀到处砍人(笑)
和我老婆说了这个梦之后
她也建议重新考虑下出价
所以我稍微调整了下策略
打算聊的时候随机应变

果然刚开始和人事总聊的时候
我明显感觉到对方有情绪
可聊着聊着
硬是被我聊出了转机
特别是在我得知人事部门的系统很落后之后
我便旁敲侧击的提醒他
上任后我会先帮忙解决人事部门的旧系统改造
于是后面的谈话就变得非常顺利
而我最终也向他透了底
110W我就能接offer
但是如果您能帮我争取到120W
那我真的就太感谢您了

其实我是送了一个人情给他
站在他的角度
我的薪水是他给帮忙谈下来的
在录用我这个事情上他占了头功
现在我只需要等他是否愿意回我一个人情

所以麦
你放心
这个事情应该是妥了
再不济110W我也是满意的
如果110W他也拿不下来
我也有plan b
我还能和VP去谈
可我不想走到那一步
所以这一轮谈妥是最好的”

听完他完了这些
我除了佩服他的老奸巨猾
更多的是喜悦
甚至一度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放佛就是要宣泄掉
这些日子因为各方的不理解和不支持
所以带来的压力
我记得我当时攥着拳头
用力的在墙壁上
锤了好几拳

“恭喜您,C先生,虽然我感觉我在这个过程好像也没帮到啥忙,哈哈。。哈。” 面对我看似略微尴尬的回复
C先生倒开始鼓励我了:
“其实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除了一些关键问题的确定
更重要的是
你是一直站在我这一边的
如果你也像你同事那样来站在我的对面
那我的压力就更大了
这个offer会很难谈
而且即使谈下来结果或许也不会是最好的

但是我觉得转机还是出现在
你把我的话传给他们之后
不管怎么样,这事儿得谢谢你
来上海后一起吃个饭”

尾声
最终C先生得偿所愿
offer了120W
入职两周后的一个周末
我和他约了个饭局
把盏言欢
人生得意

那一夜C先生讲了很多
只有一句话我依然记忆犹新
C先生说:
“有时候我早上起来吧
发现自己竟然在上海
想想还真的有点不可思议”

确实不可思议
要不怎么说
命运是一个不张扬的魔术师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