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的求助方式更容易获得回应?我有三个小小的心得

Responsive image 顾问麦
2020-08-05 14:51
97
0

敢于求助是勇者的行为

引子:
平时在解答一些网友的求助或问题的时候
我发现有不少请求是很难获得援手及回应的
譬如有一些人会很轻描淡写的提出求助信号
以至于让外人看来这好像根本就不是事儿
还有些人情绪表露过度但对问题本身的陈述力度太弱
让一些想提供帮助的人或无从下手
或敬而远之

所以我想结合这阵子的实践和思考
来分享一下
符合下列三点的请求
可能会更容易获得回应:
表明身份
理性陈述
解释困境

人们向外界寻求帮助
是因为他们处在一种不能做决定或无法解决问题的状态

表明身份
表明身份之所以有必要
是因为它能够帮助潜在的施助者明确
求助者是个怎样的人
是否值得信任

因为早有学者的观点表明
中国是一个典型的低信任社会
一旦跨出家门
对陌生人的信任就急剧下降
社会调查的结论也印证了这一观点
大约只有三成不到的人愿意信任陌生人

想象一下
某天你走在马路上
有个陌生人请求你把电话借给他
让他打一个紧急电话
你是否也会先根据对方的
穿着谈吐以及神态等综合呈现
去阅读这个人
然后再判断是否要借给他

现实如此
更别提人们在网络上的呈现
只是形形色色的符号和ID而已
请问
你会平白无故对一个陌生符号产生信任吗

再举一个最近才发生的事儿
有黑客黑了Twitter上面
包括比尔盖茨和贝索斯等一堆名人的账号
并用他们的名义发布了如下信息
最终骗取了11万美元

只要你向我的电子钱包转账
30分钟内我将以两倍的数额还给你
这个活动只限30分钟内参与

这故事听起来荒谬却又合理
因为他们是比尔盖茨 是贝索斯
换做是马云
或者雷军在微博发出类似的信息
想必结果也不会有太多的不同
联想起更早之前发生的
知乎大V童瑶诈骗案
我们不难发现
普通人在面对名人或大V的时候
信任成本是极低的
可如果当我们把比尔盖茨或童瑶等换做
某位不知名网友
结果又会怎样呢

所以在我看来
对于普通人而言
主动突破符号对人的限制
告诉外界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
就会显得非常有必要了
因为这会让施助者明白
我即将要帮助的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或许这并不能让求助者完全收获信任
但对于降低信任成本这一点上
我想还是会有积极意义的

理性陈述
大多数成年人是有能力清晰表达自己的请求的
然而我也发现
不少人在表达请求的同时掺杂了过多的情绪
虽然其行为本身是可以理解的
并且把情绪表达出来的确是有好处

只是过多的情绪表露或许可以引来安慰和鼓励
但也万万不可忽视情绪对于潜在的施助者施加的影响
对于一些或强烈或负面的情绪
多数人还是会主动选择规避的

所以情绪在困住自己的同时
也会存在另一种风险

阻断潜在的施助者与求助者之间沟通的桥梁
以至于施助者只能暂时站在桥的那头远远观望
或者索性离开
就像我们平时看到法制节目里面
警方一定也是等当事人情绪稳定之后
才开始做沟通工作的

所以理性陈述的目的
一方面是帮助施助者更好的理解问题
使其和求助者之间建立起通畅的沟通桥梁
另一方面也是在传达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我并不会给你带去更多额外的负担

解释困境
解释困境是可以引发共情的
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对共情的解释是
共情是理解另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经历
就好像你是那个人一般
但同时你也时刻记得
你和他还是不同的
你只是理解了那个人
而不是成为了他
共情还意味着让你所共情的人知道你理解了他

往往当人们抛出请求和问题
并收获各式各样的建议之后
会发现实际能采纳的非常有限
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在于
人们总是会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

立场先行

比如网上经常有人会问外包公司能不能去
在某些网友眼里外包就是有原罪的
所以通常求助者获得的回复是
不要去
可是对于有些求助者而言
或许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选择了
如果不去外包公司
短时间内可能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了
那么没有收入这个困境又要如何解决呢

所以问题只是表象
问题本身给求助者所带来的困境
才是本质
只有当施助者真正走进求助者的困境
站在求助者的角度去思考
才有可能给到更有效的帮助

毕竟一个溺水的人更希望有人下水去救他
而不是听取岸上的人给的各种建议
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所以解释困境能够向外界展示
当前问题给求助者带来了怎么的处境
自己目前处在了一种怎样的状态
如此可以帮助施助者更好看到问题背后的本质
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促发施助者对求助者的共情
使其更能设身处地的思考并探索出真正有效的帮助建议

最后的话
其实并不是所有人在求助的时候都需要建议
许多人心里是有答案的只不过
求助的目的
只是想为答案找到一个更好的理由
或者只是想要单纯的支持

所以对于求助者而言
如果在一开始就明确自己的需求
是需要建议及支持
还是具体的解决方案
我相信
对于接下去和施助者的协作也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