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一个37岁普通程序员转行游戏直播月入6万的故事

Responsive image 顾问麦
2020-08-31 10:17
77
0

当有一天你被问及
勇气之于生活是奢侈品
还是必需品
你的答案会是

访谈背景
主人公LC(以下简称李),81年生人,网络推广入行,后写了7年多的PHP,现已转行成为一名游戏主播。我与李虽相识多年,但我对他做出如此大的职业转变还是充满了好奇,于是做了这次访谈。

访谈时间:
2020年5月22日下午

2020年8月26日,下午

访谈地点:
上海,某餐厅雅座

程序员时期
麦:你大学一毕业就开始做开发了吗?
李:最早我做的是网络推广,但是做SEO要建站,所以就学了PHP,他们都说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做了几年我感觉确实也还行,就坚持写了下去。不过说实话,开发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增加收入的技能,这门语言上手虽然比较简单,但是后来当我慢慢发现Php只能写一些小站,想要做深的话,得会写扩展,难度比较大,而且中小公司也用不着,再加上我对开发本身的兴趣其实也不是特别大,所以我也没有特别深入研究。

麦:当时有做过什么长远规划吗?
李:有想过,但是觉得做长远规划很难,理想的状况就是刚毕业进大公司,然后慢慢爬升,可毕竟去了小公司,没有太多的机会。其实后来也进过大公司,那公司刚融了不少钱,可做了一阵之后,项目没有什么起色,也就走了。所以总体而言,那些年也就不好不坏的做着。

麦:有想过转行吗?
李:有想过但并不觉得有必要,虽然周围很多人说编程是青春饭,我也隐约感觉到,编程好像也并不是最合适我,可能还是因为兴趣不够吧。只是收入确实还行,虽然待的公司都不怎样,可那年头行情好,每次简历一更新,都有几十个电话过来,感觉找工作太容易,没有什么危机感。直到16,17年的时候,行情变得不一样了,感觉越来越多的企业对开发,产品,设计各个环节的用人要求开始变高。

麦:有采取什么方法来应对吗?
李:真没什么办法,感觉挺无力的,我当时待的公司也没有一些大项目机会,但出去面试会发现很多企业很看重这个,甚至有些企业会问你一些平时工作场景中根本遇不到的问题,可是项目经验我也不能硬编。也想学新技术,之前学了一阵子Go,可那个时候我已经35了,年龄早就没有了优势,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比比皆是,学习能力也比我强,还能拼,所以始终也没有找到愿意要我的企业。为此我几乎每天都失眠,压力真的很大,觉得自己的职业道路要到头了。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之后,转行的想法开始在我心里发芽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丝挫败感,总觉得自己是因为做的不够好才离开的。

 

转行路上
麦: 为什么考虑从事游戏行业的相关工作?
李:我以前做过游戏开发,本身对游戏也很感兴趣,很爱玩,所以决定转行之后,就开始为以后从事和游戏相关的工作做起了知识储备。比如游戏关卡设计,比如外语,以及,自己会开始钻研游戏,去琢磨怎么去更好的把游戏打通,怎么样能够拿到更多的游戏内的成就等等,这大概花了我3年的时间。不过这3年一点收入都没有,搞的人很焦虑,生活也挺失衡的,头一年我是瞒着家里在做,后来欠了小贷公司的钱才被周围人发现我在做这个。那也是一段灰暗的日子,没有收入,还得花钱,亲戚们也都躲着自己,都觉得你要完蛋了。

麦:有想过放弃吗?
李:有想过,可放弃了之后做什么呢?更何况自己对游戏还是有兴趣,算是硬是扛下来了吧。所以我也不是很建议大家做主播这个行业,能做好的毕竟是少数,而且稍有不慎,还会有跟社会脱节的风险。

麦:你有担心过前景吗?那会儿做游戏主播的人好像不是很多
李:直播这个事儿国外11年的就有了,我个人是很看好这个行业的,要知道 3A作品总体而言难度还是比较高的,作为直播主,我们其实是给一些普通玩家一个机会,帮他们省去很多探索的时间,减少他们的挫败感。比如有些关卡很难,如果你不看别人怎么玩,自己琢磨可能会耗去不少精力和时间。

麦:对从事这个职业的风险,你当时有考虑过哪些?
李:几个方面。一个是平台选择的风险,当初有考虑是在国内做还是在国外做,后来发现国内有些直播主用修改器的比例很高,国外相对少一点,再考虑到付费习惯,所以最终选择了Twitch和Youtube。还有就是游戏本身的风险,比如有些游戏会有bug和一些不合理的机制设计。还有就是时间投入的风险,譬如有些作品玩到一半发现玩不下去了,但是你已经投入大量的时间进去了。所以我们在开始做一款新游戏之前,会对产品做分析,比如有些作品受众面比较小,我们就会考虑彻底放弃,另外像是一些评测,也可以帮助我们做选择。

麦:你和现在的团队是怎么从相识到合作的?成员的背景是怎样的?
李:我有个铁哥们在美国,有一回和他聊起转行这个事,他就介绍了几个在正做游戏直播的朋友给我。最开始他们也不接受我,因为国内直播主的口碑在国外并不怎么好,他们担心我会和其他人一样,会作弊和使用外挂之类的,直到我们尝试合作了几把之后他们才接纳了我。我们现在一共有四个人,其中2个人之前分别在EA和暴雪做过游戏开发,还有一位是大学历史教授,40多的大叔,之前参加过海湾战争,所以战争类的游戏,诸如《使命召唤》,他是大师级别的。

麦:能举几个在工作中处理挑战的例子吗?
李:我觉得比较典型的是文化冲突吧,有些游戏内的翻译会扭曲原文的意思,像《奥德赛》里有一个希腊语叫“Malaka”,英文翻译下来的意思是“混蛋”,可是希腊人觉得这词儿虽然是用来贬低人,但还没有到混蛋这么严重的程度。所以后来我们开始尊重原文的意思,而不会过多的使用翻译。还有一个挑战就是游戏版本的更新,因为更新之后,有可能会导致之前的一些打法会不适用于新的版本,所以得再花时间反复练,这过程挺枯燥的,对于我们而言也是相当大的挑战。

麦:主播之间的竞争来自于哪里?
李:从单机的角度来看,还是得比谁的视频做的更精良,比如说剪辑,你是否能将一些无聊的探索删减掉。在我看来,主播的价值还是在于你是否可以很清晰的把主线支线划分开/合并。如果你用平时玩游戏的法子做视频,肯定是行不通的。

麦:还记得收到第一笔打赏是什么心情么?
李:第一笔也就十来块,心情的话,感觉来的也太晚了一点,但还是很开心的,觉得自己的工作受到了用户的肯定。

麦:国外白嫖党多吗?你们对白嫖党的态度是什么?
李:会有,但是没办法,你只能靠内容去吸引观众。不过国外用户的付费习惯比较好,他们很清楚会为哪些内容去买单。说到底,首先你的作品还得有人看,先被白嫖,后面再慢慢提升内容质量。

对新职业的思考
麦:和之前的职业相比,你是否会更看好现在做的事情?
李:不好说,还是有一些不确定性。市面上有不少作品大同小异,也担心自己做同类型的游戏会无聊,但是相比编程,我还是会更看好现在做的事。只是游戏给你提供的毕竟是一个虚拟世界,当你关掉设备回到现实,终究还是会有一些失落感的。所以我平时会定期和朋友,和同行们见面聊聊天,从更长远的规划来说,我可能还是会去做一些电竞方面的工作,但是现在因为疫情也没办法。

麦:有想过哪一天玩不动了再转行吗?
李:可能会去搞搞创作,写写和游戏有关的东西,这和我现在做的也不会有太大的冲突,说白了,游戏其本身也是文艺作品的一种形式。不过也有可能是我信心不够吧,毕竟在家里人看来,年纪一把还在打游戏,他们会觉得我是问题中年。虽然有了收入之后,和家里人,亲戚朋友的关系有所改善,至少亲戚朋友不会认为你游手好闲。可是每当有人问起我的职业,我始终觉得讲出去并不好听,觉得有点不入流。

麦:有没有想过或许在不久的以后,大家对这个职业的包容度会越来越高?
李:谨慎乐观吧,毕竟游戏中还是有一些不适合未成年人的内容,当你和别人说起你平时的工作就是打打杀杀,好像也真的不合适。当然我也得承认,被社会大众认可还是很重要的,虽然这个职业在国外的认可度还行,(说完,他不响了好一会儿),可毕竟我在国内。

麦:有什么话是想对正在思考转行这件事的朋友说的?
李:一定要有兴趣,没有兴趣,你会很难坚持,这是最最重要的。 其次是毅力,就拿我现在做的这个来说,我看到许多人刚开始也是很有兴趣,但是没几个小时就支持不下去了,还有一些人,重复玩某个游戏玩腻后,也会放弃。我觉得兴趣可以是自己的,可当你把兴趣变成了工作,你会发现,兴趣就不完全是自己的事儿了,这两者之间还是会有一道看不见的鸿沟的,对于这个转变自己一定要有心理准备。不过总体而言,毅力和兴趣是贯穿始终的。 最后就像是家人、朋友的支持,对新职业的评估,对没收入/低收入的预案,这些也都是要考虑进去的。总而言之,做最充分的准备的同时,也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吧。

后记:
看起来
转行并不完全是一件无中生有的事
尽管我非常赞同李说的
转行需要的是兴趣和毅力
可从他的经历上来看
四位团队成员中
偏偏有三位是有过游戏相关经验的
另外一位虽然没有直接经验
但是参军的经历对于服务新职业也加了不少分
可见
过往的行业经验
对于转行成功与否还是起到一些关键性的作用的
当然

也少不了跨出那关键一步的勇气

凡人如斯
我想
这份勇气已经是我们本身所能拥有的
足够好的东西了

就拿出来用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