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夏的择业烦恼(一次案例回顾)

Responsive image 顾问麦
2020-11-18 01:04
31
0

这是上个月做的案子
由于间隔了挺长的时间

所以并不能够完全把当时的过程展示出来
故只能竭尽所能的回忆复述
同时为了保护当事人
对一些关键信息作了模糊处理

前方提示

文字内容较多

正文
小夏是晚上近11点打的我电话
接通电话的一瞬间便单刀直入
说是今天看到我在某平台给他的问题留了言
他便想找我来咨询一下
我首先向他表达了歉意
因为每天都在上面回答问题
我也实在记不得是哪一个了
于是我请他提醒我一下

而此时的小夏在电话那头显得有点急促
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他的焦虑
于是我便先安抚了一下
“我感觉你挺着急的
不用着急”
他马上接口回答说是
现在面临的问题已经困扰他很久了
但是他明天就要下决定了
问了周围很多朋友
但是现在还是拿不定注意
所以才找到我

我请他等我5分钟
我需要做一个回顾
他说OK

重新把问题阅读了几遍之后我有了大概的眉目
简单来说
小夏在原单位待遇挺好
但是因为制度以及其他方面的原因想要离职
新单位在异地属于行业TOP3但是薪水又不让人满意
所以陷入了纠结

我把他的两条职业路径在纸上画了一下
心里大概有了答案
于是向他告知了一些义务之后
便开始了谈话

麦:我听得出来你很着急,是因为你明天就要做决定的缘故吗?
夏:是的,我明天就要和老板聊去或留了,但是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和他说,其实有些情况我并没有在网上讲太多,这里就补充一下。老板原本并不是游戏行业的,但是他家底非常非常厚,并且也喜欢玩游戏,然后就注资成立这个公司,我当时刚从国外回来找游戏策划的工作,因为这个公司的待遇很不错,岗位也是策划岗,所以就来了。现在之所以考虑离职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前阵子许多人都加薪了,但是我的加薪幅度很少,甚至还不如HR加的多,非常失望。

麦:你觉得你做的工作好像被忽略了,你的价值并没有得到应有的体现
夏:是的,连同事都觉得我不应该加那么少,后来有领导跟老板聊过一次之后,老板又打算给我加一些,但是我还是觉得不是滋味

麦:你说你觉得不是滋味,这个如何理解?
夏:我认为他后面这次加薪并不是出于他的本意,本质上还是他对于我做的工作并不是很看重,所以一开始才给我加了一点点。但是策划岗位在整个游戏制作中是相当重要的(这里他提到了很多对于行业,对于岗位的理解),我非常喜欢玩游戏,以前也做过一些和游戏相关的工作,但是策划并非本职,我挺感激公司给我的机会,所以这段时间我工作的也很努力。但是因为公司本来也不大,也比较新,所以制度上存在着一些问题(这里他提到了一些具体的问题),老板虽然不懂游戏制作,平时不干涉,但是已经出现过几次,在一些关键的节点上参与到游戏开发进程中来,这让我们很苦恼,可他是Boss,我们也没有办法。

麦:这确实挺让人无奈的,你们之前有为这个问题尝试过一些努力吗?
夏:有过,但是没有用(这里他提到了之前他们曾经为这个问题做过哪些尝试)

麦:所以在这两个因素同时作用的情况下,你决定离职看机会
夏:是的,所以我便下决心开始找工作,正巧有一家在B市(夏目前所在A市,两地间隔并不是特别远)的头部游戏公司(这里简称Y公司)有一个职位空缺(这里他介绍了下一下Y公司的情况,言语中有流露出向往),我去应聘了然后成功了。

麦:听的出来这公司很不错,而你也蛮想去的
夏:是的,我很早就听说过这个公司,应聘也挺顺利,但是最后谈薪资的时候,他们只愿意给到X,比我现在还要低,这真的挺让我纠结的。

麦:你对薪资有点失望
夏:对啊,哪怕和我现在持平我也是乐意的,当时谈offer的时候我实在是太想去这家公司了,所以对方报了这个价之后我想都没想就接受了,但是现在会有点不甘心。

麦:那既然你已经想要离开了,那除了这家公司你是否有考虑过其他公司?会不会有更好的?
夏:领域内好的公司一共有XYZ三家公司,除了拿到offer的这家Y公司,另外两家分别在上海和北京,但是我目前暂时也没有想法跑那么远,因为家在这里,或许以后会但绝不是现在,而且女朋友也在B市,所以就只有这个机会合适了。

麦:我能否问一句,如果没有Y公司的机会,你还会在现在这家公司待下去吗?
夏:大概率也不会(随后他又提到了当前手上的一个项目进展情况,总体听下来这个项目有成功的可能性,但这个成功有一个前提,就是老板停止突然干预) 除了老板这个变数,项目本身的周期也太长(这里他又继续分析了一下项目的情况并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麦:这么看来Y公司是目前唯一合适的机会了
夏:是的,只有这么一家公司了,就是这薪水太(没有继续说下去)

麦:(沉默)你对薪资真的很在意
夏:对啊,那公司给X,我现在是X+2,老板答应我涨薪完之后的数是X+6,这差距不是一点点

麦:我想到你之前有提过,老板并不是游戏行业出身的,因为底子很厚加上喜欢玩才做的这个公司,你自己也提到当时来的时候给的这个待遇是让你最满意的
夏:是的,当时我也面了不少公司,坦白的说,这家给的待遇基本上已经秒杀市场上同类的公司了

麦:所以听起来你现在即使不去Y公司,而是到其他公司应聘,他们也不一定能接得住你现在的薪水,更别提是加完薪之后的
夏:是的,基本没可能接得住的

麦:你的经历让我想起N多年前我经历过的一个行业故事,你有兴趣听一下吗?
夏:可以,你说

(然后我跟他分享了我友网的故事
具体内容这里就不赘述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网上查一下
在江浙一带的老互联网人对这家公司应该都有印象
分享的理由是因为在我看来
该公司的故事和小夏当前的处境会有一些类似的情况
)

听完我的故事后
夏思考了一阵子
再过了一会儿
我主动选择打破了沉默

麦:你刚才说女朋友在那个城市,她对你这次的选择影响大吗?
夏:其实还好,我们谈了一年多,她包括她的家人是希望我过去的,但是现在因为两个城市隔的也不远,我们也经常能见面。

麦:所以选择权还是在完全在你自己手里
夏:是的,虽然我也有听一些朋友的意见,但是这个事情我还是想自己做决定。

麦:那你经常在这两个城市之间来回跑,你对在哪个城市生活有偏好吗?
夏:城市倒是差不了很多,不过我很喜欢骑摩托,但是我这里禁摩,女朋友那边倒是可以的(我又鼓励他多谈了一些关于摩托,和其他兴趣方面的事)

麦:其实你对Y公司,包括对那个城市都是有好感的,只是目前被薪资卡住了,那你认为对方给到多少你你肯定不会犹豫?
夏:(考虑了一会儿),如果能比现在多一点,我也不会如此纠结了

麦:多一点是多少呢?
夏:(说了一个数字)

麦:你有想去争取一下吗?
夏:曾经想过,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有一定的风险,因为我看过当地同职位的薪资水平,再跟我自己的从业经历比较之后,我觉得他们给的offer其实不算低。

麦:你说不算低的意思是,他们给的这个薪水是合理的?
夏:是的(沉默了一会儿),说起来,我现在拿的薪水好像确实有点高了。不过有可能的话我还是想争取一下,但是说实话我也并没有把握是否可以争取到我刚说的数字

麦:你有点信心不足,对于怎么谈也没有头绪
夏:是的
(接下去的时间内我们对如何争取进行了头脑风暴)

麦:如果最终没有争取到会怎么样?
夏:(思考) 其实我要的也不多,真要是争取到的话,好像也就比现在这个offer多了一点点,但如果没争取到,我应该也会接他们家的offer,但是现在我更担心如果去谈,万一谈的不开心,造成不可估计的后果,那就有点得不偿失了。(他补充说了下一些他能想象到的,可能的后果)

麦:在我听起来,即使谈成功的话,收益也不是很大,但是失败的话,损失可能是你无法承受的
夏:没错。。。哎呀,(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我突然感觉轻松多了。(开始有喜悦的感觉了)
你真的不知道这几天我有多难熬(以下省略)

听到他这么说我终于放松了下来
想必此时他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麦:你还有其他什么顾虑和接下去的打算呢?
(接下去我们聊了下新公司的岗位
和他明天的应对
这个时候他已经想好要怎么做了)

道别之前
他也很好奇的问了下我目前的工作并提了几个问题
我如实回答了他
同时也询问了他对我工作的看法
他说之前在国外的时候也找过心理医生
所以对于这样的形式还是比较能接受的
我也能感觉到此时此刻
他已经不再是刚和我联系的那种状态了
喜悦代替了焦虑

第二天晚上他告诉我
与老板聊过之后
很庆幸自己做了对的决定
我也挺高兴的
他的行动力还是杠杠的
随后的日子里
我也经常能在朋友圈看到他的一些生活照

看起来都挺不错的
在这里也祝他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
继续顺风顺水

后记
我发现许多非言语的沟通
还是挺难比较难用文字表达的

像是沉默
像是回应对方的语气
所以2个小时的聊天
浓缩成文字也剩不了多少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年纪大了
想不起太多的细节了
但是我还是希望通过分享
可以让大家了解到
谈话确实也是可以解决问题的

犹太人有一句老话
把问题讲出来
问题就解决了一半

整个过程中我讲的也不多
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当事人在陈述
而我则是作为一名倾听者
而不是一名建议者的存在
因为这份工作的宗旨
就是必须去相信当事人
是有能力去自主解决一些问题的 

只是通常当一些问题来到面前的时候
许多人会慌乱以至于忽略掉自己周边的资源
忽略掉作为人的主观行为能力

而我能做的那么一点点微小的工作
无非就是和他们一起去探索
并且帮助他们重新发现他们自认为已经消失的
其实还一直在身边的力量和勇气吧

发表评论